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新共鸣新视听,《好事成双》示范“新女性剧”与新沪剧两套解法

时间:09-29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113

新共鸣新视听,《好事成双》示范“新女性剧”与新沪剧两套解法

作者|阿Po《好事成双》开播几日,越看越有点意思。金鸡奖影后张小斐第一次正经主演电视剧,《好事成双》在开播前就备受期待,再加上原著小说《双喜》本就出自都市女性题材IP富矿的豆瓣阅读,影视化的底子很是不错。出品方西嘻影业成立三年多,快速成为影视市场高质量头部剧供应方,强劲的制作能力自然不言而喻。从故事来看,高知女性林双(张小斐 饰)产后选择成为全职妈妈照顾家庭,却遭遇丈夫卫明(李泽锋 饰)出轨下属江喜(张嘉倪 饰)的背叛,为了扭转被动局面为主动,林双提出与江喜联手斗渣男,各取所需……对很多观众来说是有些“三年不见许幻山,归来仍然是渣男”的熟悉感,不过渣男还是一样的渣男,而受害女性翻身复仇的玩法,在“2020女性剧元年”之后的三年,已经经历了各种变化尝试而变得不太一样了。《好事成双》作为一部登陆央视八套、具国民性的都市女性情感励志剧,少不了女性逆风翻盘的酣畅基底,不过这就更加需要凸显女性的主体性,成熟的,情绪稳定的,靠头脑的,甚至有些运筹帷幄……总之“妇仇者联盟斗渣男”的主动性升级了,行为模式也不仅停留在片刻的爽感,而是有别于先前女性剧给人的刻板印象,带来了更多的个体表达和复杂考虑。开播3天收视率峰值高达1.6573%以及独播平台腾讯视频热度突破26000,可以很好地证明《好事成双》的新女性剧玩法颇有观众缘。或许再细品一二,可以体会更多都市女性剧的真正的魅力。都市成年人图鉴,如何鲜活不沉闷的影视剧万变不离其宗的核心是人物的描述,结构叙事与创新方法的前提都必须是人物先“立”起来,而女性题材剧即以女性为主,所以无论是以几名女性展开故事线,每一个人的动机与行为轨迹能否被理解尤为重要,在理解的基础上再做出与以往作品的差异化、同剧角色之间的反差对比,则是在“精彩”的维度上又进了一步。《好事成双》的开局玩儿了个小小的插叙,将两位核心女性角色林双与江喜第一次沟通结盟的戏眼提到了最前端,玩了一出“既可以是敌对关系也可以是合作关系”的反套路,场面暗潮汹涌但尽在林双掌控之下,她沉稳的性格与主动性清晰可见。再回到剧情的正篇,一场全职太太的独角戏,林双分别应对家庭聚会、丈夫商场应酬、女儿课外兴趣班三件事,都是生活碎片,但她沉着冷静、游刃有余,和开局状态有着连贯性,再度加深了观众对人物性格的印象。比较有意思的是,林双不是一个被堆叠了很多被动元素的角色,她没有因为做全职太太而失去主动性,她克制但不压抑,能够照顾好家庭也没有失去自我,安排好家里事之后,就去探望了刚刚生产的闺蜜,这件事不为任何人,只为自己开心。林双有条不紊地处理了一连串事务,她的神态言语间充满了自信,她在学生时代就是常常考第一的优等生,承包了家庭责任后,在生活中也是优等生,有carry全场的阳光与自信。开局“谈判桌”上坐在林双对面的女人江喜,有着和林双不一样的沉着。江喜的人生没有拿到过“好牌”,但没想过放弃,所以即使是在健身房里遇见了林双,她也习惯性地好强不躲避,而面对林双提出的合作邀请,她站在个人利益最大化的角度去考虑是否接受。卫明竟然也有一份渣男的自信,第一集就被发现出轨,往后已经是在与林双、江喜的三人斗法中打“明牌”了,居然可以每每都冠冕堂皇地说着“这个家需要我来挣钱养活”的话,习惯性地在婚姻中想要压低全职太太的地位,习惯性地PUA女性,对江喜也是一副“孩子学会跟我耍心眼了”的藐视,在他高度自洽的渣男逻辑里,本质就像林双早已看穿的那样极度自私:谁也不爱,最爱自己。看似是林双救星的顾许也打破了常规的套路,因为林双是颇具主动性的人,她能够自救所以不需要“被救”。顾许做的是在林双需要重回职场时帮助她找到自己的路,而不是巴巴地奉上女主角想要的东西,更像是在“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这也是高手之间智慧沟通。“有良心但不多”的废柴弟弟江海、口头禅“公号文章说得好”的中产闺蜜璇子、真正有能力的职场女性米雪……每个人都有鲜明的特征,真实的,易共鸣的。能动嘴尽量不动手,讲逻辑、讲道理,才是真正“成年人”应对生活变故时成熟的处理方式,基于人物塑造时的个体性与主动性。用复杂性探索摆脱刻板套路“丈夫出轨按《婚姻法》走流程就可以了,为什么还要搞得这么复杂?”难免会有网友对剧情有所疑惑。但人生不是纸上谈兵,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不只有二元对立,作为高国民覆盖度的题材,这部剧之所以能在大部分观众里引起共鸣,正是因为对女性、对生活的刻画做到了有细节和复杂性,才能延展出不同的可能性。林双在决定离婚并找到律师咨询时给到了清晰的诉求——孩子的抚养权以及作为妻子应得的财产,律师在阐述时将这两个问题的可能性掰开了说,婚前财产、婚后财产、无形资产分别应该如何分配,林双因为房子装修费贬值、卫明转移资产需要时间举证、家庭劳动价值具体金额判定不高而处于劣势,这些问题都是从法律上有明确规定,但实际执行存在困难的复杂情况。问题被分解拆开,解决方式也就可以分解开,层层击破各个问题,林双的沉稳与全局观派上用场,她选择一边与江喜谈结盟、一边重新找工作增加社会价值、一边找寻卫明出轨证据、一边尽量回收被卫明转移的资产……从林双的角度来说是多面出击,不断为自己提高胜算;从剧情的角度来说是给观众示范一种正确的可行的争取婚姻问题中女性权益的方式。再从江喜的角度来看,虽然是女性联手惩治渣男的爽剧,但也没有堕入快速联盟的开挂套路,江喜在决定是否与林双联手前,二人几乎在每一集都有一次重要的交锋时刻,这不是为了给两个女性角色制造冲突,而是让江喜在林双的软硬兼施下慢慢卸下敌意,进而理解到联手才是为自己获取更大利益的机会。这些情节的推进过程或许是有些复杂的,但结果是为了真正解决女性问题的。当然前提还是《好事成双》在女性题材方面的探索,进入了去标签化、摆脱“婚后女性贬值”以及“婚姻问题否定女性人生”的刻板印象阶段。“新情绪”与“新沪剧”女性题材自2020年的元年开始,做出了很多围绕女性婚姻、育儿、事业等不同方向的内容,其中不乏以一些能够激起大规模网络争议、社会探讨的“话题剧”,这确实是引燃观众情绪的方法之一,却未必是最佳方式之一。随着近年社会经济环境的变化,人们需要从影视剧中获得的情绪价值越来越趋向于正面,压抑的、吵闹的、仇恨的负面情绪被逐渐摒弃,积极的、向上的、有能量的正面情绪更加被需要。是以狗血扇巴掌的旧套路即便再能够刺激视觉爽感,观众也越来越腻味。“最没本事的人才去闹呢,除了泄泄怨气,得不到任何好处,白费力气。”林双开局的嘲讽是和江喜谈判的策略,也是一种大众“嘴替”,为该剧奠定了“智斗”的创新基调,满足的则是观众高层次的智性审美。比如林双发现丈夫卫明出轨,首先选择的是主动出击,一枚女性美甲成为了物证,再从丈夫身边最有可能的工作场所下手寻找人证,每一个搜证过程都充满了程序员缜密的逻辑思维,剧情随之快速有节奏地推进,甚至带有了一丝悬疑破案的味道,也成为了前期剧情中独特的风味。“明牌暗打、高手过招”,充满逻辑性的情节叙事是都市女性题材契合观众智性审美的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更加抓住共鸣的价值观树立。“你既然都不在乎和你老婆的感情了,那她和你谈钱有问题吗?”“她不是和你要钱,她是拿回本就属于自己的钱。”该剧台词开启女性反PUA之路。受气小媳妇儿形象渐渐淡出大众视野,正是因为当代女性“与其内耗自己,不如外耗渣男”的意识已经苏醒,影视剧承担起示范更多独立女性形象的责任。独立如林双,不止是一个人的独立,价值观与个体性的传承更见于其家庭教育之中。林双的父母对女儿的期待是可以在社会中有所成就、获得更高的个人价值,林双的女儿果果反对爸爸给自己穿繁复的裙子也是喊着“我不是小公主,我是花木兰”。上海这座时尚之都是展现这些经济与精神双重独立的都市女子的最佳舞台,导演滕华涛对“沪剧”不断地创新也为女性题材赋予了更“新”的气质。既然要新,场景也不要是观众刻板想象的地方,艺术总监、总制片人杨晓培就看中他对生活的独到观察和对潮流的敏锐把控,很多诸如咖啡厅、健身房、办公楼所在的街道外景都较为少见,是精心制作的布景与镜头调度。有了情绪共鸣上的即时感与制作上的新鲜感,最终观众得到了一部“新沪剧”。如今该剧剧情约播至1/3,虽然还不知最终剧情走向将去往何处,但就前11集的情节来看,是对三年都市女性题材发展的路径迈出了创新性的一步。用成年人的逻辑去思考婚姻的问题与走向,用独立女性的主动性为自己争取合法合理的权益,用正确的价值观打破狗血套路,用认真打磨的创作态度摆脱同质化制作,不玩雌竞、不炒争议,《好事成双》的创新思路应该是真正示范了智性审美下都市女性剧的新爽感和新魅力。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